状态有些疲惫,羽生结弦:我会拼上性命去加油的!

状态有些疲惫,羽生结弦:我会拼上性命去加油的!
2月7日下午2时02分,北京首都体育馆花样滑冰训练馆中,日本花滑选手羽生结弦终于出现。在冰面上练习了40分钟,他结束了自己在8日男子单人滑短节目比赛前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公开训练。有些疲惫,也出现了一些失误,羽生的状态似乎并不是很好。对此,他说:“我开始的时候还是有点紧张,后来做了调整,就感觉好多了。虽然身体情况确实是在随时变化的,但是我还是想在北京冬奥会上成功完成4A。”提前2个小时班车都停了7日中午,首都体育馆主场馆前的班车点就热闹起来。按照训练日程,男子单人滑的训练时间为12时到14时40分。10时才过,平时20分钟一班从主场馆到花滑训练馆的摆渡车就变得异常繁忙起来。因为摆渡车很小,而且按照防疫要求,座位需要间隔来坐,因此一班车最多只能容纳不到10名记者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即使摆渡车不再遵循20分钟一班的发车原则,直接循环发车,排队等候区还是排起了长龙。大家为什么这么积极?自然是因为羽生结弦将在下午2时左右在首体花滑训练馆进行赛前训练,记者们可不想错过这位世界级选手在首体的首次亮相。记者们纷纷赶往训练馆,而训练馆中,有座位的记者席早被坐满,其他记者纷纷围在训练场周围,有的席地而坐,有的靠在墙边写稿。就这样,训练馆内人数早早饱和,主场馆前往训练馆的摆渡车也不得不停止发车,而这时距离羽生结弦训练开始还有2个小时。羽生有些疲惫14时02分,羽生结弦终于出现在了首都体育馆花滑训练馆中。一时间,相机连拍的声音响成一片。身穿白色运动上衣,黑色裤子的羽生在露了一下面后,就迅速回到休息区。时隔2分钟后,他再次出现在场边。之后,羽生摘下口罩,在冰面上开始热身。跟同组其他运动员一上场就开始练习跳跃动作不同,羽生先是绕场慢慢滑行热身,五分钟后,他脱下运动服外套,身着一身黑色紧身衣正式开始训练。10分钟后,羽生结弦开始进行一些连跳练习。在他停下来到场边进行短暂休息时,场边还会响起阵阵掌声。在其他选手合乐训练时,羽生不时随着音乐节奏点头摆手,找寻自己的状态。当然,高难度技术动作练习羽生也没落下,阿克塞尔四周跳等他都完成得干脆利落,旋转跳跃的身姿轻盈而有力。但同时,羽生也有些许的疲惫感,他是同组最后一个进行合乐训练的,伴随着充满东瀛风的乐曲,羽生翩然起舞,整套动作编排中依然有多个高难度的跳跃动作,但是他显然还没有达到自己的最佳状态,开场连续几个跳跃动作落地时都有失误。总的来说,羽生在练习过程中强度并不大,看得出基本都是在熟悉冰面。这也很正常,因为和其他人相比,只有他是第一次在首体上冰。而在练习过程中,他多次做出双手向下轻压的动作,似乎是在让自己更稳一点。而在羽生训练的时候,他的工作人员全程在一边摄像。在羽生完成合乐后,他也特地走到场边,观看回放,寻找问题所在。练习结束,羽生最后一个离场。离场前,他向全场鞠躬致意,场边教练席、记者席发出阵阵掌声。而当他在从运动员出口出来时,羽生还特地向为他开门和引导他出去的志愿者鞠躬致谢。还是希望完成4A完成了在首体的首次训练,羽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。谈到首体的冰,羽生说:“会场真的很漂亮,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很愉快地完成了训练。而且冰面也很好,我很喜欢这里。”羽生表示自己为了北京冬奥会一直在努力,希望自己这次能够再次有所进步。在被问到是否有在大赛中顺利完成过4A时,羽生表示,目前还没有,但他希望能在比赛中顺利跳出这个动作。“虽然身体情况确实是在随时变化的,但是我还是想在北京冬奥会上成功完成4A。”羽生说。花滑4A叫阿克塞尔四周跳,意思是在冰面上跳远6米,再空中转四周半,然后单脚成功落地。对于羽生结弦来说,顺利完成4A和赢得比赛可能是难以兼顾的事情,毕竟4A真的是难度太大了。但是,羽生自己却表示,这两项在他心中是相等的。“我想要获胜,也想要完成4A。但是目前来说,最重要的还是先把短节目的比赛比好。我现在需要集中精力去比短节目,为后面的自由滑做好积累。”羽生结弦说,“我会拼上性命去加油的!”来源 北京日报客户端 | 记者 李立 柳爽 刘平编辑 孟紫薇流程编辑 吴越